閃三假想段子

實在想不到標題只好再度這樣打混過去了(


---


離開正舉辦舞會的皇宮宴會廳,黎恩走到陽台上嘆氣。


對於皇子剛才所提出的邀請,黎恩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辭掉士官學院分校的教官,加入皇子的麾下成為他的護衛兼心腹什麼的,這種邀請他根本不打算接受。


一回想起那張和艾爾芬皇女相似,神情卻完全不同的少年臉孔,用居高臨下的語氣說出那些話,實在令黎恩感到驚愕不已。


「士官學院分校這種二流的地方,和灰色的騎士可不太相稱啊。」


「我是下一任皇帝的唯一人選。比起范德爾家毛都未長齊的小鬼,由帝國的年輕英雄來做我的護衛兼心腹不是更適合嗎?」


雖然是雙子,但比起妹妹的摯友...

Fide the Truth (5)

*明智轉學入秀盡為前提的故事,和原作有很多差異


---


「你想了解我的過去嗎?」曉卻淺笑著,雖然被問了如此失禮的問題,但他卻絲毫沒有生氣的樣子。


然後,曉就開始講述起發生在他身上的事--也就是,一個為了幫助一位在深夜被醉漢糾纏而呼救的女性,卻意外得罪了某政治人物,而遭到陷害、背上前科,被原本所就讀的學校退學,又輾轉被送到東京接受某咖啡店老闆的保護管束的高中生的故事。


聽到這一切,明智不禁感到十分驚訝。他曾調查過來栖曉這個男人,但他卻沒有權限調閱他的前科紀錄,明智原本以為這是因為他身為少年犯的關係受到保護,但當時他曾試著向新島冴詢問這件事,卻碰了個軟釘子。


他記得當...

Fide the Truth (4)

*仍然是假設明智轉學到秀盡的梗,故事跟原作有許多不同之處www


---


在這個想法出現在明智腦中的同時,他眼前突然浮現一個畫面。


自己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困坐在偵訊室中的來栖曉,後者渾身是傷,漂亮的臉髒兮兮的,沒了眼鏡的阻隔,然而那雙眼睛也失去了平時的自信與銳氣,充斥在瞳孔之中的只有空洞和迷茫。即使自己拿槍對準了他的頭,他也沒有任何害怕的反應,就只是直直的望著自己而已。


那雙空洞的瞳孔之中映照出了自己的模樣。明智看到自己眼中帶有瘋狂的喜悅,嘴角則是掛著殘忍的笑容,那扭曲的表情幾乎讓明智認不出是自己。


而「自己」卻似乎因為黑髮的囚人毫無反應而感到不滿。


儘管他的眼...

又是閃三假想

抱歉真的想不到題目...

今天整天被情報炸得說不出話來

就寫了這樣的段子

非常凌亂請見諒(掩面)


---


身為士官分校教官的黎恩,平常幾乎都待在學校裡,不然就是帶領學生去校外進行特別實習--這是過去莎拉教官經常讓他與以前的七班同學們分組進行的活動,現在黎恩也繼承了這一點,每個月都會派他班上那三個孩子在帝國的領土內進行特別實習。


但這一次,他派遣學生們到首都進行特別實習,然而黎恩本人卻並沒有跟他們一起。


他這次另外被委託了一個任務,因此便只好獨自前往委託地點,並將學生們託付給人在首都的艾略特和馬奇亞斯了。雖然黎恩原本是希望由自己親自帶領他們,但艾略特和馬奇亞斯也是他...

Fide the Truth (3)

*仍然是假設明智轉學到秀盡高中的那個梗


---


「那麼,你是如何獲得那個可以讓你們進入PALACE的手機應用程式NAVI的?」為了讓自己轉移注意力,明智改問了這個問題。


「你看看你的手機,既然你上次也進入過奧村邦和的PALACE了,說不定NAVI也出現在你的手機上了。」


聽曉如此說,明智便半信半疑的拿出他的手機。因為偵探的工作相當忙碌,加上這陣子他又為了夢境的事情煩心,最近他手機除了用來接電話和看SNS訊息之外,還真的沒拿來做其他的事情。


明智看了看他手機上的APP列表,卻突然發現多了一個他沒見過的圖騰。


一個鮮紅的眼睛圖案佔據了螢幕的一角,但,他什麼時候裝...

FAMILY

這篇算是送給 @阿基 的生日賀文!雖然遲了很久(

是閃三假想背景的蘭羅~祝阿基(上個月)生日快樂!!!


---


「啊!真的是有夠累人!」蘭道夫.奧蘭多一踏進分配給他的教官宿舍,就立刻趴倒在床上,也不顧那張床才剛被送進宿舍,連床單都還沒鋪。


一早從克洛斯貝爾搭火車來到這裡,又經過一連串的報到手續,直到傍晚,蘭迪好不容易才終於可以進房間休息。


那個叫做奧蕾莉亞的女人真可怕,明明是個超級漂亮的大姊姊,個性卻硬梆梆的,比索妮亞司令還要可怕,而且她似乎察覺了什麼,還拖著那把大劍和蘭迪過了很多招,才終於放了他一馬,這也就是為什麼蘭迪現在會如此疲累的原因了。...

Fide the Truth (2)

*仍然是那個假設明智轉學到秀盡高中的背景的故事後續


---


聽到曉如此說,明智不禁回想起了幾個月前他第一次聽到曉說這句話的時候。


當時剛轉學到秀盡的自己,被當時的校長找上,希望自己能夠揪出怪盜團的真面目,而當時的自己直接拒絕了。


明智想調查的,從來不是什麼會讓人改心的怪盜團的真實身分,而是在更久之前就開始的一連串廢人化事件的兇手到底是誰,因此他完全沒有打算幫助那位似乎與某政治人物過從甚密的校長先生。


更何況,明智早已知道怪盜團成員的真實身份了。他也知道他們是如何做出「改變人心」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知從何時開始,明智的夢中就經常出現這群所謂的「怪盜們」,在...

一緒に遊ぼう(3)(end)

又練習了一下遊戲之後,咖哩的香味就從樓下飄了上來。


看時間差不多了,自己也差不多已經掌握了這個遊戲的訣竅,明智便決定下樓去看看曉的料理做得怎麼樣了。


一踏下樓梯,咖哩的香氣便比剛才更囂張的撲面而來,讓明智感到自己更加飢餓了。他望向吧台裡面,只見那黑髮的男人正背對著自己在狹窄的廚房裡忙碌著。


「佐倉先生回去了?」看一樓只剩下曉一人,明智便如此問道。


「是啊,店已經打烊了,所以我們可以隨意。」曉回過頭來對明智笑了笑,然後便繼續忙碌了。


「好香,快煮好了嗎?」明智便坐在他常坐的那張吧台椅上,悠閒的看著曉忙碌的樣子。


「馬上好,等我一下哦。」


又過了一陣子,曉...

Like a Princess (9)(end)

走在半夜的瑪因茲山道,雖然深夜的魔獸比白天多了不少,但由於他們盡量靠近導力燈前進,再加上兩人的實力不凡,因此倒是沒什麼魔獸敢不自量力的挑戰他們。


克洛走在黎恩身旁,一直仔細的觀察他的臉色,唯恐他突然倒下了。畢竟從舊市區一路走回瑪因茲的距離實在不算短,雖然地下組織是有導力車的,而他也會開,但由於兩人的身分特殊,現在深夜時間開車未免太引人注目,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才決定用走的。


「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黎恩忍不住發問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月下的黎恩醬也別有一番美啊。」克洛不想讓黎恩知道自己在擔心他的身體,他知道黎恩肯定已經在逞強了,若因此讓他更加逞強,那就不好了。...


一緒に遊ぼう (2)

當明智抵達LeBlanc的時候,只見曉已經坐在樓下等自己了。


「午安,不好意思打擾了。」明智禮貌地笑著向正在擦著盤子的店主佐倉先生打招呼。


「不會,你們慢慢玩,需要喝什麼飲料可以下樓點。」佐倉店長只是擺擺手如此說道。


上樓之後,明智望著那台古老的二手電視和遊戲機,他不禁在心裡嘆了口氣。自己怎麼會淪落到要坐在這裡玩一下午的遊戲?但考慮到節目上的完美表現和和獲勝會有的獎金或獎品,他還是決定跟這遊戲拚了,他非得學會如何玩這款格鬥遊戲不可!


「那麼,曉君,今天就麻煩你陪我玩那款……呃,豪血寺一味了。」明智露出了可愛的笑容如此說道。


「沒問題,這款超好玩的,龍司他們來的時候...

©雨が降る / Powered by LOFTER